西昌新闻 首页> 健康> 正文

孔乙己续文

2020-01-21 03:53:07
  

id="">我终究没有见他,他真的死了吗?

时间的推移,这个疑问也已在心中渐渐淡忘。直到那一天……

我已30多岁,穿着长衫,再次来到咸亨酒店,变成了我点酒喝,要了一晚茴香豆,偶然想起二十多年前的孔先生教我识字。突然,包间内的我听到外面一阵喧闹,我便出去看了看,原来是他。拄着拐,长衫似乎换了新的,正往包间徐徐走来。我走向他,笑道“问乎者谁?孔乙己者也。”他见我模仿他几十年前的话语,大笑起来。许久不见,他去了哪里?

原来,那天喝过一碗酒后,本想就此了结自己,但一个小孩对他说:“生在乱世,何不及时行乐?人人都有一技之长,终会拨开乌云见光日的”,他坚强的活了下来,努力做苦工挣钱,盘下一家抄书门面,自己做了掌柜的。

“那你怎么一直没来喝酒呢?”我问。

“只想努力些,做出成就再来。”他答。

掌柜说:“孔乙己,还欠我19文钱呢,哈哈。”孔乙己已没有往日的尴尬,只掏出钱袋像一位阔家老爷。

初三:王晓丽


相关阅读:
POS机 http://www.l2-vendas.com

西昌日报社简介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建设

© CopyRight 2008-2010,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

西昌日报社 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

备案/许可证号:赣ICP备09014908号